销售经理:邢恩涛
  手  机:13931715788
 销售一处: 0317-3083168
13932765788
 
 销售二处: 0317-3089388
13832765788
 
 销售三处: 0317-3087988
13931763332
 
 销售四处: 0317-3082866
13832785550
 
 邮   箱: czsbrgd@163.com
13931715788@163.com
 网 址 : czsbrgdgs.com
 地址:河北省沧州市长芦北大道18号.
 
传媒报道 您的位置:首页 > 传媒报道 > 正文

小钢厂倒闭潮再现 七八月或是行业洗牌期
时间:2016-11-15 15:47:29 点击:


 愈演愈烈的钢市风暴,终于开始从贸易商蔓延到了小型钢厂。
  资金链断裂风险高企
  6月25日,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“跑路”的消息既显得意外,似乎又顺理成章。在“钱荒”来袭的大背景下,身处行业寒冬期的钢铁行业无疑雪上加霜,而小型钢厂极有可能成为**大的受害者。
  “萍特钢铁作为首个以停产、传闻老板携款跑路的钢厂典型样本,意味着钢铁行业大洗牌加剧,而由此造成的洗牌风暴将波及到其上下游行业,目前来看这一轮洗牌将主要集中在二三线钢厂之间。”分析师李智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
  从贸易商到小钢厂
  愈演愈烈的钢市风暴,终于开始从贸易商蔓延到了小型钢厂。
  具备年产80万吨特种钢生产能力的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,一度曾是萍乡市安源区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。而正是这家发展本来还算不错的小型钢企,日前也陷入了老板跑路的风波之中。
  江西省萍乡市宣传部门6月25日对外通报,该市萍特钢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于6月24日停产,200多名企业职工工资无着落。随后根据媒体的披露,该公司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携款2亿元跑路,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。
  记者随后曾试图通过多种方式和当事人取得联系,但截至发稿前均未得到回复。
  据此前萍乡当地媒体的报道,很多供货商在向萍钢讨债过程中,一直遭到推诿,再后来发现董建乐和董建武不见了,两人已经携资2亿元出逃。
  “经过调查后现在可以确认,公司在经营中的确有负债的现象发生。”一位在萍乡调查的公安机关人士向记者透露。
  分析师李智告诉本报记者,不像大型钢铁集团企业,萍特钢铁仅是处理废钢、工艺简单的二三线小钢厂,这些企业在财务数据、内部运营上都极为隐蔽,即使出现问题,包括供货商、经销商在内,也会在炸弹爆炸的那一刻才知晓,所以,一旦爆发,方式往往比较极端。
  “萍特钢铁的破产对都在硬撑着的钢铁厂来说或许是一个好事,通过市场淘汰落后产能、经营不善的企业,这势必会给那些实力强、产品质量好的企业让出一部分市场,而接下来,钢铁行业中的洗牌将会加剧,很多经营不善的二三线钢厂将在这次大浪中死去,目前对大型钢铁企业来说受影响不会太大。”李智分析。
  事实上,萍钢的事件并非个例。
  就在今年5月末,唐山地区多家小型钢厂由于经营始终不见起色,外加上环保环评不通过,被迫关闭高炉,导致经营受困,资金破裂,**终倒闭。
  “在现在这个环境下,跑路的或许不再单单是贸易商,那些小型钢厂的老板看来也要加入这个队伍当中来。”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感叹。
  中物联钢铁物流专委会副秘书长盛志诚则对外表示,现在的钢企,尤其是民营钢企,资金成本是很大的问题,原来钢贸商本身会分去钢厂一半以上的库存压力,是钢厂的蓄水池,现在钢贸商垮了,仅此一点,对众多中小钢厂来说都是致命的。
  “随着钢企的盈利一降再降,整个资金回笼的速度也越来越慢,越来越多的钢厂,尤其是小型钢厂都将面临着巨大压力。”分析师刘新伟告诉记者,“在接下来的第三季度,尤其是7、8两月是钢材消费的传统淡季,很有可能将成为中小钢厂加速洗牌的时间段。”
  资金链悬崖
  “一方面钢价持续下跌,钢企的效益逐月下降,考验了很多小型钢厂的经营能力。”分析师沈一冰告诉记者,“另一方面钢厂普遍面临向银行还贷的压力,再加上现在银行资金短缺,不大愿意接收承兑汇票,而这又是钢厂**主要的结算方式,因此进一步加剧了钢企在资金上的压力。”
  事实上,尽管钢市在6月出现了一波小幅的反弹,但是由于缺乏实质利好的支撑,涨了没多久又重回下行通道之中,随着传统淡季的到来,各大钢厂还纷纷下调了自己的出厂价格。
  数据显示,宝钢7月份冷热卷、中板价格下调了170-200元/吨,已经连续两个月下调出厂价格;武钢下调7月份板材价格200元/吨;首钢下调板材价格60-200元/吨;鞍钢下调冷轧、中板价格100-120元/吨。
  “现在钢厂普遍对后市还是比较悲观的,需求的疲软导致销货不畅,经营上的压力拖慢了钢厂资金回笼的速度。”刘新伟告诉记者。
  银行方面,由于“钱荒”的到来,自顾不暇的银行已经不会像从前那样为钢企进行“输血”了。
  沈一冰告诉记者,在经历“钱荒”后,银行体系在货币发放上将出现结构性调整,钢铁、水泥、电力等行业中的“三高”企业将面临信贷融资的更多限制。
  “对于小型钢厂来说,本来获得银行贷款就比较困难。”沈一冰说,“小型钢厂通常都是民营企业,因为我国没有利率市场化,考虑到风险因素,银行更愿意把钱贷给风险更低的国企,而现在随着钱荒到来,小型钢企能够从银行贷到钱则变得更加困难。”
  值得注意的是,来自环保的压力也成了加剧小型钢厂资金压力的重要因素。
  在5月唐山小型钢企倒闭的过程中,环保方面给小型钢企带来的压力非常明显。据了解,当时唐山市政府下发通知,决定关停取缔首批199家严重污染企业及落后设备。刘新伟告诉记者,本来一些小型钢厂的规模就不大,关停了设备几乎就使得他们无法正常开工,从而导致在经营上严重受困,影响到了本来就薄弱的资金链。
  另一方面,目前不少银行在审批管理信贷业务时,都把企业的环保信息纳入了贷款审批的参考依据之一,对于环保不达标和高耗能企业的授信总量实施严格控制。“这进一步加剧了小型钢厂贷款的难度。”沈一冰说。
  不过,不少市场人士认为,现在的资金链紧张对于整个钢铁行业来说不一定完全是坏事。
  “和以往靠行政手段来干预产能的做法不同,新一届政府认为通过市场、通过资金层面来自然淘汰那些落后的产能可能会更有效果。”刘新伟说,“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上显示了**调控钢铁产能的信心,对产业结构调整将非常有益。”

友情链接: 螺旋钢管厂  |   防腐螺旋钢管厂  |   螺旋钢管厂家  |   石油套管  |   螺旋钢管  |   无缝钢管厂  |